西陵捷Şirince

      賽爾柱東邊郊外9公里,有一個地方,叫西陵捷(Şirince,也有人翻譯為徐林傑),在我們逛完了艾菲斯後,決定到徐林傑打發時間,從賽爾柱到艾菲斯、西陵捷以及Pamucak這些地方,交通算是方便,因為這些點都會有人去,而且也沒有很遠,所以在賽爾柱的Otogar 詢問或看車子上的指示牌,上車就能到了。 

西陵捷Şirince,原本叫Cirkince,是醜惡的意思,因為當地居民不想要外國人來打擾他們村莊的秀麗,居民故意取了這個名字。幾年以後,訪客發現村莊根本不醜惡,而稱它Şirince,就是漂亮的意思。村莊是土耳其及希臘文化的綜合風格,在獨立戰爭以後,土耳其和希臘互相交換境內的土耳其裔或希臘裔居民,那些希臘人返回希臘,但房子還是保留下來,如同希臘電影「香料共和國A touch of spice」的劇情一樣,而該影片則是導演迪索‧布麥特斯Tassos Boulmetis自己的真實故事。

據旅遊書上介紹此地是個果園錯落的山城,以水果酒聞名,對於背包客的我們,想到酒瓶是那麼重而不好攜帶,所以也就興趣缺缺。往西陵捷的車,車上座位滿滿,也有人站著,想不到有這麼多人要去這個地方,車子沿著蜿蜒的路上坡,約莫15分鐘的車程就到了,下車的地方,周圍紀念品店、餐廳、酒館林立,Carry 深怕有台灣九份山城的世俗化,可是穿過這條小小熱鬧的街後,偶有特色民宿雜陳,但終究不失山城的寧靜,以及濃濃的土耳其味。


賣水果的酒館


老闆現做「格茲雷梅Gözleme」


西陵捷Şirince 賣紀念品的店


西陵捷Şirince 商店街


西陵捷Şirince 商店街


西陵捷Şirince 商店街


西陵捷Şirince 商店街


西陵捷Şirince 商店街


建築藍白相間的民宿

對於我們這些外來造訪的遊客,還是得拜這些商店之賜,來解渴及填飽肚子,在這街上找家順眼有人煙的餐廳,就給他大快朵頤一番。


不知餐廳是何名?就挑這家餐廳解決午餐吧!


餐廳一隅有一桌客人正在談笑


那桌客人的小朋友,背景的桌巾點綴著「邪惡之眼」。


點菜小姐


好吃之徒-Carry


上菜囉!豐盛呀!容Carry 介紹一下。


燉羊肉湯:最好吃的一道


青椒鑲餡Biber Doiması青椒內包著酸乳酪,佐以蕃茄燉爛,真是酸到最高點,難以言喻的怪味道,下次敬謝不敏啦!


格茲雷梅Gözleme:不管怎麼做,這種土式蔥抓餅不會難吃到哪。

 
正宗土耳其咖啡:小小一杯,1/3是咖啡渣,很香~很濃~但最後喝到渣時,喉嚨實在不舒服。


用咖啡渣來算命

用餐後,我們過了有商店的地方,走入民房巷弄間,遇見了兩個可愛的小女孩在賣花,賣的是什麼花?三八阿花……不是啦!是「採」下來的花……可是卻不是像台灣陽明山上賣海芋花、野薑花一樣,是專業的「採」,有留長莖且整齊的綑綁,而是小朋友隨意亂「採」自家庭院的,抑或別人家的花,擺放在小木桌上販賣,感覺就像小女孩在玩家家酒一般,可是錢是要真的,念在小女孩真是可愛且不具脅迫性,Howcheng就買了花,插在小女孩頭上,並幫她們拍照,拍照!拍照!遇到拍照,果然如引蜂般,招來一群小女孩……,好好好,不要吵,排排站,通通一起拍進來,環肥燕瘦,擠眉弄眼,每個人都各有特色。


西陵捷民宿


西陵捷民宅,有一點蕃紅花城的味道。


西陵捷民宅

 
↑這是誰呀?                                                                                                     ↗ 西陵捷民宿

 
↑↓西陵捷Şirince的小巷弄間,有百花盛開,有破舊的屋瓦,有上上下下的土石階梯,別有一番風味。

 


無意見撞見的一個可愛洗手池


破舊的老房子


Howcheng 與賣花姊妹
賣花姊妹把花就擺放在背後的木桌上販賣,有各種顏色的玫瑰 


賣花姊妹之姊姊,美麗文靜。

 
真的是超級小美女一個


賣花姊妹之妹妹
有一對好大的耳朵,跟姊姊長得不太像,活潑調皮。

 
濃眉大眼的,也是非常可愛

 
↑ 後來出現的另一名小美女                                                                                             ↗ 茱蒂‧佛斯特Jodie Foster
因年齡較大,所以比較內向文靜,我覺得她的氣質很像電影明星「茱蒂‧佛斯特Jodie Foster」,比較看看吧!

 
↑ 小美女                                                                                                              ↗ 年輕時的茱蒂‧佛斯特Jodie Foster


Carry 與小女孩


這五個加上年齡最大的那個,數一數,總共來了六個人


六個人之一,沾了滿嘴的巧克力。


六個人之一

 
開始在後面作怪了!


耍寶~


看到小朋友這麼天真可愛,就在這兒陪她們玩相機!HowCheng開心得不得了呢!

 
                                                                                                                      ↗ Give me 「Hang Ten」!不來了啦!

她們拍上癮了,開始失控了…喔~該走了,我把身上的一盒巧克力餅乾送給她們,她們靦腆的接受,一起分享餅乾,不失小孩該有的天真與純樸。


Carry 在西陵捷Şirince巴士招呼站,上頭一堆民宿廣告招牌。

帕姆傑克(Pamucak),是個可以到達海邊的地方,想說時間還多的是,來去拍拍海灘辣妹也不錯,被車子放下之後,發現完全不是那麼回事,首先進入圍籬,穿過一條林路(好像進入兵營的感覺),才看到一片不怎麼美的沙灘,一些人在沙灘上堆沙、戲水,獨缺比基尼辣妹(回教國家民風保守吧!),無情的陽光,要把我們熱死,眼睛卻吃不到冰淇淋,只好到林子旁的販賣部買冰棒及飲料解渴,進去耗不到半小時,就步出圍籬等候公車,沒人知道車子何時會來(只有我們兩個在等,當然沒人知道)?有點擔心,這裡連輛計程車也看不到,後來又來了兩個人,嘿~有伴了,等了很久,車子才來,等車的時間跟進去沙灘耗的時間差不多吧!這Pamucak Beach 真是個浪費時間難玩的地方。


The Pamucak Beach 


The Pamucak Beach ,有一些零星的遊客。


The Pamucak Beach 


The Pamucak Beach 
沙子黑黑髒髒的,沒什麼特色 

 
↑水果攤阿桑
賽爾柱Otogar 走出來,在人行道上便可看見的水果攤。


阿桑的媳婦、Carry、阿桑的孫子、阿桑

回到民宿後,臨時改變策略及行程,為了省錢,不往伊士麥搭飛機,要搭23:30的夜車回伊斯坦堡,我們在Vardar用過晚餐,睡了個覺,但沒在民宿過夜,跟Vardar老闆Sevel聊一聊,就趕23:30的夜車走了。賽爾柱到伊斯坦堡,從地圖看來真的非常遙遠,從伊士麥搭機只要一個小時,搭車則要九個小時,但卻能省一半以上的價錢,但因為在車上睡死了,意識模糊中,只知道日出時,我們搭的巴士車還坐上船,穿越馬爾馬拉海,我坐車,車坐船,這真是太酷了!

創作者介紹

HowCheng

How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