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06/08/23)從瓦倫西亞(Valencia)開車來到巴塞隆納(Barcelona)已經是16天西班牙之旅(2006/08/11~26)的第13天,也是最後一站了。車子在高速公路就看到機場的指標,馬上轉向機場方向準備還車,還車之前特地到加油站加滿油,不知道到了機場之後會不會被Euro Car租車公司人員刁難,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陪著驗車人員檢查車子狀況,還好,沒有任何問題,簽署必要文件後,心中如釋重負,帶著輕鬆的心情坐機場巴士到巴塞隆納觀光了。

2006/08/23中午開車從瓦倫西亞(Valencia)到巴塞隆納(Barcelona),全程365公里。快到巴塞隆納時,高速公路的指標寫著往南法還有多少公里,心想如果還有假期的話,真的很想就沿著高速公路開到法國去看看南法的鄉間風光,想歸想,還是只能當作夢想,希望有一天實現。


陪了我們十天的車子,除了馬德里與巴塞隆納外,我們的交通都靠這台SEAT的柴油車


總里程數─當初租車時運氣真好,租到一台新車,公里數才3914公里。十天的旅程之中,我們開了2411公里。還車時間下午15:46,當時氣溫30度C。


到了巴塞隆納市區先找住宿的旅館,到哪裡去住宿呢?到格拉西亞大道(Passeig de Gracia)吧!那裡比較摩登現代,而且巴特婁之家(Casa Batlo)、亞馬多爾之家(Casa Amatller)、米拉之家(Casa Mila)都在附近。

坐地鐵到了格拉西亞大道,出了地鐵站眼前所見是規劃有序的街景與建築,果然是高級住宅區,後來找到的旅館就在巴特婁之家正對面的大樓之中。行李安頓好之後,當然就輕裝簡從出門去逛逛離住宿最近的格拉西亞大道。其實住宿過程中發生了一點小插曲,當旅館人員要登記我們的身份資料時問了一個問題,到底台灣和中國有何差異?HowCheng只能用會的英文字彙努力解釋,大概的意思是台灣現在的政府是以前的中國政府,但是被後來也就是現在中國政府軍隊所打敗並退居到台灣,由於多年的文化、生活隔離與差距,目前台灣獨立的意識抬頭。旅館人員說我知道了,就像是加泰隆尼亞和西班牙的關係一樣,當時HowCheng並不怎麼清楚加泰隆尼亞和西班牙的關係與歷史淵源,回來之後讀了Discovery及DK出版的西班牙才對他們的歷史有較清楚的瞭解。HowCheng這樣的回答其實並不好,容易讓人以為台灣原本就是屬於現在中國的,只是想鬧獨立。下次如果還有這樣機會說明的話,應該說這是兩個對等的政府,只是台灣被中國打壓而不見容於國際社會....,強調對等會比較好吧!

住宿格拉西亞大道─附近就是巴特婁之家(Casa Batlo)、亞馬多爾之家(Casa Amatller)、米拉之家(Casa Mila)


什麼是巴特婁之家(Casa Batlo)、米拉之家(Casa Mila)?這得從建築鬼才高迪介紹起.......

安東尼奧·高迪·伊·克爾內特(Antoni Plàcid Guillem Gaudí i Cornet, 25 June 1852–10 June 1926),1852年7月26日生於離巴塞羅那不到100公里的一個小鎮。出身於金屬工藝師家庭的高迪,青少年時代做過鍛工,又學過木工、鑄鐵和塑膜。1878年高迪獲得建築學學士學位,這一年,他為巴黎萬國博覽會設計的一些櫥窗展台,使他嶄露頭角。可以說,高迪是個幸運兒,正當他在建築設計界小有名氣的時候,一個名叫戈埃爾的富商把自家未來的宅邸和一個以戈埃爾名字命名的城市花園的設計交給了高迪。

作為用建築表達思想的哲學家,高迪對西班牙傳統建築進行了解構,建築就是雕塑,就是交響樂,就是繪畫做詩。在這一思想指導下,高迪的風格既不是純粹的哥特式,也不是羅馬式或混合式,而是融合了東方伊斯蘭風格、現代主義、自然主義等諸多元素,是一種高度“高迪化”了的藝術建築,他拒絕在建築物上使用直線,他認為直線是人為的,曲線才是自然的。高迪最偏愛的幾何形體是圓形、雙曲面和螺旋面。擯棄了徹頭徹尾的直線設計,高迪用不同一般歐陸風格的建築使巴塞羅那成為一座夢幻之城。領略著出自高迪之手的米拉之家、巴特略公寓、戈埃爾公園,以及他的未完成作品——聖家教堂,不能不聯想到西班牙人敢想敢為、豪放大膽的民族特性。我似乎明白了,高迪為人們展示的是典型的地中海盆地藝術。他的原創精神正是他的名言“創作就是回歸自然”的真實寫照。

你想到過天空、雲層、水面、山脈,以及各種各樣的動植物的造型能應用於建築上嗎?而在高迪的建築中,世界萬物無不具有建築的靈氣。巴特略公寓看上去就像一幅抽象派畫家筆下的風景畫,從中可以讀出高迪對自然界各種形狀結構的獨特詮釋。如殼體、骨架、軟骨、熔岩、翅膀及花瓣。公寓的露台像骷髏頭,柱子像一根根骨頭,屋頂像布滿鱗片的魚背,煙囪被表現為山脊上聳立的險峰。1900-1914年建立的戈埃爾公園,其怪異的造型有如魔幻般的神奇,繽紛的西班牙瓷磚使公園流動的曲線動感強烈,每個細部都具有仿生學意義。我特別留心公園那條長蛇般的座椅,椅子的高度、背部的弧度,以及相距的空間,恰到好處地保持了朋友之間促膝談心應有的距離。這種人性化的設計,在公園的各個部位都能看到。遺憾的是,作為城市公園的首創者,高迪的設計在當時沒有引起人們的興趣。由於公園離城區較遠,富人們覺得不方便,窮人們則住不起,因此園內只建起兩棟別墅。高迪視戈埃爾公園是自己失敗的作品。而100多年后的今天,當家庭汽車相當普及、對郊外別墅十分鐘情的時候,人們更佩服高迪的遠見了。

安東尼奧·高迪·伊·克爾內特(Antoni Plàcid Guillem Gaudí i Cornet, 25 June 1852–10 June 1926)


米拉之家是高第(or 高迪)設計的最後一個私人住宅,佔地1,323平方公尺,有33個陽台,150扇窗戶,3個採光中庭(2個大中庭,1個小天井),6 層住宅,ㄧ層頂樓(閣樓),ㄧ個地下停車場,共有3個門面,兩個正門入口,一個在格拉西亞大道(Passeig de Gracia)上,一個在普羅班薩街 (Provença)上。

米拉之家波浪形的外觀,是由白色的石材砌出的外牆,扭曲迴繞的鐵條和鐵板構成的陽臺欄杆,和寬大的窗戶組成的,可讓人發揮想像力,有人覺得像非洲原住民在陡峭的懸崖所建造類似洞穴的住所,有人覺得像海浪,有人覺得像退潮後的沙灘,有人覺得像蜂窩的組織,有人覺得像熔岩構成的波浪,有人覺得像蛇窟,有人覺得像沙丘,有人覺得像寄生蟲巢穴等等。米拉之家的內部,每一戶都能雙面採光,光線由採光中庭和外面街道進來,房間的形狀也幾乎全是圓型設計,天花板、窗戶、走廊、很少又正方的矩形。

米拉之家有一些宗教色彩,在它的外牆高處可以看到一個 M 字,代表聖母瑪利雅 Maria,可以看到一朵玫瑰浮雕,代表聖母瑪利雅(Virgen del Rosario / Our Lady of the Rosary),也代表米拉夫人的名子 Roser,可以看到一行浮雕的字「Ave - Gratia - M - Plena - Dominus - Tecum」,代表「上帝拯就你,瑪利雅,你充滿恩典,上帝與你同在」。

米拉之家設計的特點是『它本身建築物的重量完全由柱子來承受,不論是內牆外牆都沒有承受建築本身的重量,建築物本身沒有主牆』,所以內部的住宅可以隨意隔間改建,建築物不會塌下來,而且,可以設計出更寬大的窗戶,保證每個公寓的采光。當時米拉夫婦出錢建這房子,一樓是出租的店舖,二樓叫「主樓」(Piso Principal),是米拉夫婦住的,三、四、五、六樓是出租的住宅,因為高第設計的力學結構很特別,建築物的重量完全由柱子來承受,所以出租的每一層樓的隔間佈局都不一樣,三樓隔出三戶住家,四樓隔出四戶住家,五樓隔出四戶住家,六樓隔出三戶住家,每戶住家佔地也不一樣,最大600平方公尺,最小290平方公尺。頂樓是用來調節溫度,曬衣服用的。屋頂陽台則類似高第的另一個作品桂爾公園(PARC GÜELL)中似蛇般的長椅,有30個奇特的煙囪,2個通風口,與6個樓梯口,塔狀的樓梯口形狀最大,螺旋梯裡面暗藏水塔。

大多數參觀過這棟建築的人可能會認為米拉之家是壯麗且氣勢凌人的,也有人對波浪狀的外牆覺得太古怪,但,無論如何,米拉之家現在是巴塞隆納市的地標之一。

自1986年後,米拉之家就被 Caixa de Catalunya 銀行買下來,耗巨資整修,清洗因空氣污染而變黑的門面,現在的一樓是銀行的基金會舉辦免費展覽的場地,提供欣賞內部設計的機會,米拉之家最高的三層樓: 「六樓、頂樓和屋頂陽台」 開放付費參觀。

(以上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位於格拉西亞大道上的米拉之家,又稱作「石頭屋」


這是另外一篇關於米拉之家(石頭屋─拉佩特雷拉),Casa Mila (La Pedrera)的介紹。

1906年,五十四歲的高第已是西班牙的著名建築師,由他設計、以獨特造型及斑斕色彩見稱的多幢建築物,均已成為巴塞隆拿市的焦點,富商米拉(Pere Mila)慕名而至,特意邀請高第設計這幢位於感恩大道(Passeig de Gracia)的大宅,也掀起這近百年來備受談論的話題。

這幢給命名為米拉之家的多層式大宅,經過數年時間終在1910年建成,可是屋主米拉夫婦在接收大宅時卻給嚇了一跳,因為整幢建築物的設計絕對教人匪夷所思。

波浪式的外牆,看不到一條直綫;灰白色的窗戶,更似一個個的巖洞;露台欄杆更由扭曲的綠色鐵條形成,遠看活像海草;更矚目的還得數屹立天台的煙囪,每個外形雖不一樣,卻盡是外星來客般的模樣,置於天台上,似在監視着巴塞隆拿市的一舉一動,特別在晚上來訪,氣氛更覺詭異,正因如此,米拉之家便獲得La Pedrera(採石場)的別號,反映這前衞設計在當年並未廣受當地市民接納。

可是在高第自己來看,卻滿有自信地表示米拉之家正是他建得最好的房子,也是以自然主義手法透過建築體現浪漫主義和反傳統精神的最佳作品,因為在這幢建築物中,大家可看到高第將生平最得意的素材悉數灌注其中,特別是曲綫設計及建築物中央的兩個大天井便給視為充分利用陽光的佐證;更因建築物全由柱子承受重量,沒有一道不可拆卸的牆壁,住在裏面的人便可隨意改動屋子間隔,極具彈性,難怪百年後的今天,米拉之家在建築師及一般遊客眼中均獲高度評價。

米拉之家因其獨特的形狀而被稱為拉佩特雷拉La Pedrera(石頭屋之意)


沒能進去參觀米拉之家是此行到巴塞隆納一大遺憾,其實還有更多遺憾........,所有的xx之家都沒有進去參觀,只因為要省錢


像盔甲武士的煙囪─是不是在很多電影或是其他地方看到相似的影像呢?


米拉之家屋頂的奇特建築


晚上吃完晚餐經過米拉之家,駐足拍了幾張米拉之家的夜景


此時的米拉之家已經大門深鎖了,架著腳架,曝光20秒,拍出星芒的感覺


位於格拉西亞大道的Hotel Majestic


巴特婁之家(Casa Batlló)是建築師安東尼·高迪設計的一座建築,建造于1905年到1907年間。位於西班牙巴塞隆納埃克薩潘區(Eixample)的格拉西亞大道(Passeig de Gárcia)43號。2005年被擴充入世界遺產安東尼·高迪的建築作品中。

整幢房子中最為精華的部分是巴特婁全家住的地方,即,位於一樓的主廳(Piano Nobile)。它有單獨的入口和樓梯體現了典型的高迪風格。高迪設計中獨具一格且不可複製的建築藝術特色,以及原汁原味的現代主義美術與工藝精品,在主廳內隨處可見。另外,主廳還通向一個現代主義風格的庭院,佔地230平方米,為各類大型活動提供了絕佳的戶太空間。

主廳佔地730平方米,有內部樓梯通向Jujol Rooms和Coach House - Coal Cellar。
Jujol Rooms:Jujol Rooms位於巴特婁之家的二樓,有華麗的樓梯通向這座房子裡的其他之家單間,也有內部樓梯與主廳相連。Jujol Rooms包含兩個現代主義風格的房間,一間朝向庭院,另一間俯看加西亞大街,現已由當代設計師完全復原,並達到了一種特別的效果,使其重新散發出巴特婁之家內所特有的華麗光輝與魔幻氣息。

Coach House - Coal Cellar:現代主義的天窗(skylight)與其本身的內部高度,使自然光能透進這一兩層樓高的空間。從加西亞大街上,可以通過單獨的入口進入這裏,因而十分適合舉辦大型慶典或是其他活動。入口正面有12米寬,這使其成為了一處商業用途廣泛的場所,比如可舉行展覽、陳列或其它集會。就更為個人的慶祝活動而言,這裏不僅僅可為大型招待會或節日晚宴提供場所,下層著名的Coal Cellar更是舉行派對的好地方。Coach House - Coal Cellar內部空間寬敞,總面積達1100平方米,可同時容納600人。這裏還配備有一些特殊活動所需的設施,且也有內部樓梯通往巴特婁之家內的其它地方。

閣樓、屋頂和煙囪:閣樓在整修一新後向公眾開放,以紀念巴特婁之家建成一百周年。同時開放的還有煙囪和別具一格的屋頂。前者可以說是高迪最受人喜愛的設計了;而在屋頂的露台上則能從一種獨一無二的角度俯瞰巴塞隆納。這些都是原汁原味、令人著迷的典型高迪傑作。高迪在這裏似乎營造了一個屬於童話中的世界,自然以一種全新的方式展現在人們眼前,四大元素(The Four Elements)成為了舞台上的主角,想象得以自由馳騁。一百年來首次對公眾開放,這一非凡建築的每一個角落都能給人驚喜。比如:有如胸腔一般的華麗拱頂、神奇的煙囪、以及屋頂上著名的三維十字架等。巴特婁之家有兩個閣樓開放。位於樓頂的「龍腹」("The Dragon's Belly")中,高迪使用了其精巧的懸鏈拱。而「火的空間」("The Fire Space"),則是由當代建築師英葛·摩利爾(Ingo Maurer)設計的,是一個燈光與視覺的奇幻空間。其餘各處彷彿真實的童話,愉快而懷舊,散發著巴塞隆納濃郁的現代主義生活氣息。在這裏,成人與孩童一樣都會浮想聯翩。煙囪在晚上會亮起燈光。在屋頂400m2的露台上,可以享受地中海式的戶外生活和巴塞隆納的怡人氣候。

(以上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巴特婁之家(Casa Batlló),1904-1906


巴特婁(Casa Batlo)之家是將原有建於1877年的建築翻新,被諭為巴塞隆納最美的建築。


巴特婁之家的靈感來自聖喬治屠龍的故事為背景,運用深淺不同的藍色磁磚、陶磁裝飾建築外牆,有如身處深海之中,屋頂則採用上釉的磁磚拼成麟形,陽台是用象徵著受難者的骨頭造型構成。


巴特婁之家以加泰隆尼亞語發音的話,比較像是巴羅之家


羅伯特•修斯說:位於格拉西亞大道上的巴特婁之家並非從零開始興建,而是將一座建於1870年代末期的公寓建築做徹底的翻修(1904-1906)。高第所做的翻修工程只將少部分原先公寓的一樓地區保留不動,其餘都經翻修改造。胡荷和高第創造了一個新的立面,起伏如波浪般的馬賽克在窗戶四周游移,而窗戶的框架立柱則是以骨頭狀呈現。這棟五層樓的建築變換著水的色彩,類似克勞德‧莫內的〈睡蓮〉(Nympheas)畫作,在水上閃耀著巨大而閃亮的光芒,是西班牙境內最精緻的景觀之一。在這個如寶石箱的幻想中,街道牆壁上端的屋頂看起來就像是,也確實是,巨大的陶瓷鱗片。巴特婁之家的立面原本就蘊涵向巴塞隆納的守護神,聖喬治致敬之意。那些鱗片和屋頂如蛇般蜿蜒的肉峰象徵著聖喬治殺死的那條龍。而白色陽台上有眼窩穿刺的洞,代表被這條可怕的龍所害者的頭顱。立面的半圓形高塔最後形成大蒜球莖(要記得,加泰隆尼亞人總是加很多的大蒜),球莖上端有個十字架代表的是聖喬治的長矛,而十字架的頂端銘刻著耶穌、瑪莉亞,和約瑟的聖名。 

巴特婁之家上的彩色馬賽克,看起來很像亂貼,實際上都是高第的精心設計。


在時報出版的「高第」一書中有著這麼一段紀錄,一位當時負責舖設巴特婁之家外牆馬賽克磁磚的磚瓦工人證實:「高第經常站在對面馬路中央,對我們高聲指示哪些東西該放哪裡。這對已經習慣舖設方方正正的磁磚工人來說很困難,而且顏色那麼多,所以常常都要整面牆重新來過,才能達到他的要求。」


巴特婁之家又被稱為骨頭之家,Casa dels ossos(House of bones)


彷彿亂貼的馬賽克磁磚卻是一種層次美感,這又是高迪的一大傑作


晚上的巴特婁之家透露出一股可怕的氣氛,燈光由下往上照,讓巴特婁之家的陽台看起來更像是人臉骨頭.......


參觀巴特婁之家所費不貲喔!要價16歐元/人,為了省錢,HowCheng也是沒有進去參觀,但是事後看到別人的照片後還是惆惋不已呀!


亞馬多爾之家(Casa Amatller)原屬於巧克力製造商亞馬多爾先生 Antoni Amatller(1851-1910)所有。1898 年, 他在格拉西亞大道上買了一個外表沒什麼特色的房子,聘建築師普意居(Josep Puig i Cadafalch) 根據他的建築概念,整修重建這棟建築物。經建築師普意居(Josep Puig i Cadafalch)和最著名的工匠藝術家例如鑄銅家 Masriera i Campins; 木匠 Casas i Bardés; 陶瓷藝術家Torres Mauri 和 Pujol i Baucis; 鑄鐵家 Esteve Andorrá 和 Manuel Ballarín; 雕塑家 Eusebi Arnau 和 Alfons Juyol; 傢具設計家 Gaspar Omar 等人的合作,於1898年和1900 之間,把這棟沒什麼特色的建築物變為巴塞隆納著名的現代主義建築。

亞馬多爾先生在1903年立下遺囑,以他女兒亞馬多爾小姐 Teresa Amatller(1867-1960) 為財產唯一的繼承人,如果他的女兒死後沒有留下繼承人,他所有的財產將轉交巴塞隆納市。

亞馬多爾先生死後,他的女兒亞馬多爾小姐 Teresa Amatller(1867-1960) 繼承這棟房子,在那裡度其ㄧ生,但她終生未婚,沒有後代,為了保存她父親建造的房子和收藏的藝術品,她依照她父親的願望,以紐約的 Frick Library 為例,成立『亞馬多爾西班牙藝術研究院基金會』(Fundación Institut Amatller d' Art Hispànic),委託基金會在她死後保存管理亞馬多爾先生收藏的藝術品和這棟亞馬多爾之家。1960年亞馬多爾小姐死後,『亞馬多爾西班牙藝術研究院 基金會』以亞馬多爾之家主樓(pis principal,相當於二樓)為基金會辦公室,接管藝術收藏品和亞馬多爾之家,裡面設有圖書館和照片館,並定期舉辦藝文活動。

現在『亞馬多爾西班牙藝術研究院基金會』(Fundación Institut Amatller d' Art Hispànic)正在修繕這棟建築物,希望大家捐款,為了籌款,亞馬多爾之家一部份開放參觀,但要事先預約喔! 基金會預計修繕好後開放亞馬多爾先生住的主樓(pis principal,相當於二樓),讓人參觀。

亞馬多爾之家(Casa Amatller)位於格拉西亞大道之上


以現代藝術第二代建築家而非常聞名的就是喬瑟夫•普意居•伊•卡達法爾克(Josep Puig i Cadafalch,1867-1957)。普意居與多明尼克一樣都是出身於富裕家庭,擁有在建築學校擔任教授以及市議員的經歷。之後,在巴塞隆納的建築界開創了法蘭德斯風的建築模式。此外,普意居也是中世紀羅馬美術的研究者,擁有極高的名聲,在他的建築中也可以看到中世紀建築物所帶來的影響。裝飾得相當纖細的亞馬多爾之家,在牆面上有許多淺淺的浮雕,而在建築物入口也可以看到打退飛龍的聖喬爾迪雕刻。數年之後,左側出現了高迪所經手的巴特婁之家。

先有亞馬多爾之家(Casa Amatller)之後,才有巴特婁之家


亞馬多爾之家是非常細緻的建築


進去亞馬多爾之家也是要錢,只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看過內部的照片呢!


有著階梯形山牆的亞馬多爾之家(Casa Amatller)結合了荷蘭的山形屋及東方風情


亞馬多爾之家一樓現在則是精品珠寶店


巴塞隆納的旅遊巴士─雖然搭乘旅遊巴士很方便,但是價格不斐


抵達巴塞隆納的第一天已經晚了,所以在格拉西亞大道上走走看看,逛逛巴特婁之家、亞馬多爾之家、米拉之家,吃過晚餐就度過這一天。

創作者介紹

HowCheng

How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iffany
  • 臺灣從來都只是中國的一個省而已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