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打早就出發,往庫克山,清晨中駛離Omarama的Holiday Park,大部分的人都還在睡覺抑或已經出發離開,周遭極度寧靜。途經一座牧場,太陽甫露臉,白色的雲煙尚裊裊升起,趕緊把車停在路旁,急欲拍下牧場迎接清新早晨的一刻,大型的灑水器正在運作,很特別的景致。


8號公路沿途經過山嵐升起的牧場


太陽露臉的一刻


牧場上白色雲煙千變萬化

8號公路進入80號公路會經過一個大湖-普卡基,普卡基湖(Lake Pukaki)的湖水是呈現乳白藍色(Milky Blue),迥異於其他湖泊,而這是由於此水是虎克冰河及謬拉冰河融化結合虎克河水,並摻雜了粉碎細岩流入湖中,才形成如此奇特色澤之湖水。


走80號公路看見普卡基湖(Lake Pukaki)


普卡基湖(Lake Pukaki)


普卡基湖(Lake Pukaki)


普卡基湖(Lake Pukaki)


乳藍色的普卡基湖(Lake Pukaki)


乳藍色的普卡基湖(Lake Pukaki)


乳藍色的普卡基湖(Lake Pukaki)


普卡基湖畔的牧場


普卡基湖畔的牧場


80號公路回程往蒂卡波時再度與普卡基湖相遇


再相遇時的普卡基湖


這才是普卡基湖的真面目,擁有乳藍色的湖水


Carry 在普卡基湖前留影


Howcheng 在普卡基湖前裝可愛

這條80號公路時而見到庫克山,時而消失不見,遇到美麗風景點時,總會停下車來拍拍照。


往庫克山的80號公路景致


Carry佇立在80號公路旁


往庫克山的80號公路景致


往庫克山的80號公路景致


瞧見終年積雪的庫克山


用長鏡頭拉近庫克山


庫克山


山與湖的交會


庫克山伴普卡基湖


庫克山—毛利人稱它為「Aorangi」,意指突破雲層的高山。


曾標高3764公尺的庫克山(Mt. Cook),在1991年因龐大的土石流流失了10公尺,現在是3754公尺高。


紐西蘭的最高峰—巍峨的庫克山


帶著夕陽餘暉的庫克山

        抵達庫克山時,未到中午,從訊息得知庫克山村的住宿都是赫米特吉(Hermitage)一家獨大,因此想問問是否有便宜的,是有一家非屬赫米特吉旗下的旅館,但已住滿,又問了YHA青年旅館,也已經客滿了,只能選擇赫米特吉剩下的豪華房間(它也有價格低一點的,當然是先被訂完,而且有不少旅行團住在這兒,投宿的人當然多了),一間雙人房含晚餐要價NZ $335,這是我們到紐西蘭花費最貴最貴的一晚住宿了,勸各位要到庫克山一定要先預定房間,除非你要搭帳棚或睡車上,我看到不少背包客搭帳棚。有得住就偷笑了,自從在福克斯冰河睡車上之後,又冷又難睡,就不想再夜宿車上了,當然就住這兒吧!下行李到房間,房內還提供望遠鏡,要給住客賞啄羊鸚鵡用的吧!一樓房間位置還算不錯,從房間窗外就可以直接看到庫克山,當然還有最佳位置的房間,二樓便是,前方毫無遮蔽物,只見庫克山,無怪乎Insight Guides一書說道Hermitage的旅館擁有「百萬美景」。


庫克山村


Hermitage 經營的 Hotel 


Hermitage Hotel 內房間走道


Hermitage Hotel 的房間


這房間一晚含晚餐要NZ $335,是我們今晚夜宿之處。


Hermitage Hotel 的盥洗室


Hermitage Hotel 的衛浴設備


Hermitage Hotel 的內裝普普,價格很高級......


.......是因為從窗外望出去的風景很高級,白色的山就是庫克山。


Hermitage Hotel 的正門,這是誰啊??


背著繩索,拿著榔頭,此人乃第一位登上聖母峰的艾德蒙.希拉瑞爵士是也!
艾德蒙.希拉瑞爵士(Sir Edmund Hillary),1919年出生於紐西蘭奧克蘭,1953年因成功登上了聖母峰而蒙英女王封為爵士。

        安頓好之後,要向飯店櫃臺預定塔斯曼冰河湖巡禮,但今天全滿,只能預定明早的,那今天就只能先去走健行小徑,往最著名的虎克山谷小徑(Hooker Valley Track)。這條健行小徑往返需要4個小時,困難度算是中等,走到三角椎石碑就開始有些偏離小徑,想說四周沒啥大遮蔽物,用眼睛就能判別方向,還能超個捷徑,事實告訴我們,不乖就討苦吃,因無人走的路徑,長滿了鋸尺狀的植物,植物雖不高大,而路也被這些植物覆蓋,無法看清高低不平及有坑洞的碎石路,Carry的腳被碎石及坑洞拐了幾次;Howcheng則是滿腿被植物刮流血,最後兩人乖乖走回正道,「歹路不能走」呀!


庫克山生態


出發!到虎克湖去!


三角椎狀的碑


三角椎狀的碑


離開這碑後,錯誤的路徑讓我們吃到苦頭


Hooker Valley Track
這才是正確的路徑—虎克山谷健行小徑,不敢亂走了,別用赤手赤腳斬荊棘,那可是很痛的啦!

        走回正確路徑後,一路走到第一座吊橋,已經想打退堂鼓了,唉~既來之,則克服之,沿途沒有任何遮蔽物,就是沒有樹可以遮蔭,好熱好熱的天氣,好渴好渴哦………,比先前刮傷更悲慘的是兩人都沒帶水(你以為是台灣的風景區,到達目的地會有攤販在那賣涼水哦!)。真驗證了之前網友講的,這是一條酷刑路徑,太陽狠狠無情地曝曬,熱度考驗我們的耐力,路途考驗我們的毅力,過了第二座吊橋,還未看到冰河,再接再厲,終於抵達虎克冰河湖,挺失望的,混濁的湖水上飄著幾塊冰,當下決定要取消冰河湖巡禮之旅,猜想夏季流冰不多,應無看頭,由於沒有帶水,真是渴到受不了,只好學動物一樣喝起混濁的冰河泥水………,嗯~喝起來是冰涼無味,但心裡終究害怕會得結石,所以差不多就好,不敢喝太多。打算回程,發現有的登山客繼續往上走,也有人裝備攀爬冰河的工具往上走,救命啊!我連回程都腿軟了,一路返回,話都說不出來了,回程還遇見同住在Omarama Holiday Park的那對情侶,他們正準備攻克庫克山,拜拜囉!


虎克山谷小徑(Hooker Valley Track)


虎克山谷小徑(Hooker Valley Track)


虎克山谷小徑的第一座吊橋


一路所見虎克河水都很渾濁


Howcheng 走在虎克山谷的山壁上,看到沒?只有這山壁邊有些許的陰影可躲太陽。


虎克山谷小徑的第二座吊橋


虎克山谷小徑的第二座吊橋


虎克山谷小徑的第二座吊橋


吊橋上好熱


熱到笑不出來了啦!


看到〝酷〞克山了!


庫克山越來越近了


虎克山谷中的小屋


小屋中休息一下,繼續上路


酷刑路徑   哇! 我不要走了啦!


虎克湖(Lake Hook)
莊孝維哦!只有幾塊冰浮在混濁的泥水上。


虎克湖(Lake Hook)
好渴哦.......,想咬那塊冰,Howcheng 努力在岸邊搜尋浮冰,但都離岸邊太遠........


Carry 實在太渴了,寧可得結石,也不想在這先乾死,只好飲泥水,喂!不是裝樣子,是真的喝很多ㄟ!


庫克村的露營地─要省錢,這絕對省。


下山囉!腿快廢了,喉嚨快燒起來了。

        終於走完虎克山谷小徑,回旅館稍做休息,就開車往來時路走,拍拍先前漏掉的遺珠之憾。到了晚餐,實在是太餓了,所以提前到餐廳,希望能享受一頓豐盛愜意的豪華自助餐,結果服務人員說時間沒到不能用餐,要我們在外面等。原來也有許多人也在等用餐啊!可是時間到了,居然也不讓我們用餐,原因是沒有位子,可是明明就還有位子空著,就是要等旅行團的人進去用餐,服務人員什麼也不理,就叫你等就對了,其他外國人也在大廳等待,他們真有修養,竟然又自掏腰包點了酒,在那聊天等待。Howcheng等了很久,火氣都大了,還因此跟他們吵架,真是一個落後的旅館,服務態度差,沒有應變能力,怎麼跟台灣、日本比,用差勁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在台灣還會端水、倒茶、客氣地說明大概還需要多久時間,很抱歉造成您的不便等等。真的很差勁!有時候真的覺得什麼歐美〝先進〞國家,去多了、看多了,其實落後得不得了,不管是硬體還是軟體方面都比台灣差,效率尤是。 總算是可以用餐了,卻已經是晚上九點,好想睡覺,把晚餐搞成宵夜。進去之後,看到菜色差點沒昏倒,這樣一人要價NZ $40,約合台幣920元的餐,菜色和台灣299元吃到飽的一樣粗糙,勉為其難地吃完,滿肚子火回房睡覺了。

創作者介紹

HowCheng

How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olarlar
  • 嗯,我去過庫克山兩次,第一次住Hermitage 的motel(詳細名字是啥忘了,是請i-site幫忙定的,NZ69據說是剛好有人退訂,便宜算給我)很大一間,設備跟一般NZ的motel一樣,廚房餐廳什麼都有,也可以享用Hermitage的設備. 第二次去是住YHA,兩次都去本館晃晃, 也很羨慕能住Hermitage本館的有錢人,幻想著房間有多豪華...許願將來有一天可以住.

    看了這一篇...我看開了,謝謝板主的示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